■街談
  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近日有人網上爆料說,他曾就讀的溫州平陽鰲江中學,多次向學生收取獎學金費用,並通過電腦軟件搖號給學生頒獎,對於不交錢的同學,老師還叫家長送到學校。學校回應稱,在家長自願的前提下,確曾向部分學生家長籌集家長獎勵基金,用以表彰優秀學生,其間還應學生要求,增加過搖獎趣味活動。目前平陽縣教育局正就此事真相開展調查。(9月17日中國廣播網)
  儘管學校方面辯稱其是“家長自願參與,籌集獎勵基金”,可循著現實語境,想必太多看客已從這個所謂的“家長自願”中嗅出了某種味道。
  任何情況下,學校獎學金的評定和發放,都應遵循和體現激勵優秀、樹立榜樣的本來意義。按著這種剛性的規則,溫州平陽的那所中學,卻說由於“學生要求”,就搞起了什麼獎學金髮放的“搖獎趣味活動”,這哪裡還有一點“獎學金”的意思,倒更好像是一種“博彩”的游戲了。不過,這便也從一個側面佐證了,學校明知向學生家長收取獎學金費用理虧在先,故而希望以此類“游戲”略表安撫罷了。
  “先收費後搖號”名謂獎學金,而細作探究,也許更宜稱作“獎師金”或“獎校金”。爆料者稱,學校總共收取了3次獎學金費用,第一次300元,其中包括200元老師周末坐班費,後兩次都是100元;全段大概有600多名學生交了錢,但獎學金只發放了兩次。可見,倘若校方拿不出有力證據來反駁這一說法,這種在學生頭上玩“眾籌”的獎學金,就已不僅僅只是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作為學校和老師,則未必沒有“剪了羊毛以肥私”的明顯嫌疑了。
  且不說此前的糾風投訴,疑似已被含混應付,想要不了了之。媒體介入和求證這一事件後,中新網記者16日試圖聯繫鰲江中學,但直到截稿,鰲江中學包括校長室在內的5個科室電話全部無人接聽,即便是隨後聯繫當地教育局,負責接聽舉報電話的工作人員,也只稱相關調查正在進行中,目前不便透露詳情。這“不接電話”和“不表詳情”,當然也有“慎重對待”的意思,但卻未必沒有顯現“爭取時間,趕緊滅火”的良苦用心吧。
  一是一,二是二。對於這麼一樁並不難查的學校收費投訴,相關涉事和涉職各方在回應公眾真相時的踟躕緩慢、猶抱琵琶之表現,恐怕不只是深查力度大不大、速度快不快的問題,而倒更像是想不想查、願不願查和肯不肯查的心態映襯了。有道是“謠言止於公開”,而溫州平陽在學校亂收獎學金費用方面的這一熱點事件上,要是越給外界一種遮掩淡化或竭力護短的印象,我看非但不能遂心如願,反而極有可能發酵輿情,招致更為不可收拾的形象失分和污損。司馬童
  (原標題:“先收費後搖號”還叫獎學金?)
創作者介紹

黃金

zd91zddd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